探幽玉潭古镇 触摸宁乡往事 - 沩水视窗 - _宁乡网
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
当前位置:宁乡网首页 > 文化 > 沩水视窗 > 正文
涨姿势!你知道这些地名背后的故事吗?

探幽玉潭古镇 触摸宁乡往事


来源: 今日宁乡  |  2017-06-28 09:28:16   作者:

编者按:宁乡历史文化悠久,人文积淀深厚。但或许,一些地名我们沿用了几十年,却不知这些地名后面都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因此,本报开设“宁乡故事”专栏,为读者讲述那些地名背后的故事,来感受宁乡厚重的文化底蕴、自然风光以及风土人情,敬请关注!

修建中的南门桥。

自古以来,凡建城置县都选择水域之地,以利物资集散,方便交通,故历史上宁乡县城选址在依山临水的沩江岸边。沩江主流发源于沩山,沩水从南门桥下滔滔流过,中有玉潭(龙潭湾),水深数丈,两岸垂柳相映,水碧如玉,景丽似画,素有“玉潭环秀”的雅称,为“楚沩十景”之一。当年,就驿站所在集市建镇时,定名为玉潭镇,置县城于此地。直到1932年,更名为城厢镇,属三都一区。1950年,改为城关镇。后来,恢复为历史上的玉潭镇本名。随着撤县设市步伐的加快,又更名为如今的玉潭街道。

五代时仅存一条直街

早在五代时期,玉潭古镇仅有玉潭街一条直街,为通向长沙、益阳的必经之路。到了宋代才扩建通安街和青云街两街。明、清两代遂增辟小西街、火宫巷、射圃巷、日新巷等巷道。民国初期始改玉潭街为南、北两正街,改青云街为东正街,改通安街为西正街。多少年来,原东、南、西、北四街的方位偏差太大,东不向东,西不朝西。建国初期,立意改变其错位方向,曾一度改东正街为迎阳街,南正街为玉潭街,西正街为通安街,北正街为金凤街。如今,往日的街名已不复存在,将南、北两街合称为玉潭路,东正街为梅花路,将原西正街划分三段:从大西门口至原鸭婆巷口一段为人民北路,后随着县城北拓而延伸;杉木桥至老汽车桥为人民中路;老汽车站以南为人民南路。不再以错位方向定名,方显切合实际。

山丘环绕小山城

历史上玉潭古镇的地形地貌以丘陵、山岗为主,地势西北较高,东南偏低,中有杜家山、谈家岭、印台山、香林山和左家大山盘踞,东有仓岭,南有凤形山,北有飞凤山等小山丘环绕,构成一座小山城。

玉潭古镇原有六街十二巷:六街,除了东南西北四条主街外,还有沿河两岸的码头街和湘乡街两条小街。码头街因“箩脚夫”(搬运工)在南门桥下首的河边码头而得名;湘乡街则因湘乡人来宁乡从事织布、漂染、生产和经营纺织工具的业主集居此地而得名。十二巷则分别为:东街有火宫巷、十字巷;南街有童家巷、日新巷、毛家巷;西街有铁铺巷、鸭婆巷;北街有四井巷(县衙前右边有“四眼井”而命名)、香山巷(小西门)、射圃巷、高家巷、兰家巷。

原东南西北四街曾有民谚流传

“喷喷臭臭东门,淋淋湿湿南门,敲敲钉钉西门,冷冷清清北门”,这是玉潭古镇原东南西北四街曾广为流传的民谚。

东门街,全长不足400米,多有住户而少商铺,农夫进城收取粪便,不论空桶实桶都集中放置此街,故而臭气熏天,行人往往掩鼻而过;南门街,虽有商家云集,车水马龙,热闹非常,但南北两街居民的生活用水,都要从沩江汲取,肩挑过街,不免将水淌溢出来,淋淋泼泼在麻石街面上,成天积水不干,路人叫苦不迭;西门街,从事白铁、铜作、铁匠、篾匠、弹花匠的手艺店毗邻相接,聚集此街,故而叮叮当当的敲击声不绝于耳;北门街,街的尽头在节孝祠(今紫金广场),出城不足20里,即是益阳地界的伏魔山,这一带很少有人进入宁乡县城,而县城商家集中的繁华地段,只是从南门桥头开始至射圃巷和西门口止,再往远去便显见行人稀少,店铺凋零,故而冷冷清清。

古县治设有城门却没有城墙

据徐拂荣先生在《宁乡文史》撰文介绍,玉潭古镇虽是县治,却没有城墙,为防御偷盗,在东南西北四门还是设有城门,关名东曰朝阳,南曰迎熏,西曰通安,北曰拱极。朝阳门在化龙溪畔的梅花桥近处,溪上有土地、梅花、杜家、漕粮、新桥、过化等六桥相望,“六桥烟柳”曾为县治一景;迎熏门在南司湾口。史传舜帝弹五弦之琴,歌南风而治天下。其诗曰:“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厚民之财兮。” 熏者,和煦也,古称南风为熏丰,称南门为“迎熏”,也就顺理成章了。通安门在原鸭婆巷处,出此门过关王桥和小桥经邓爱晚堂向西南可直达安化,古称“通安”。拱极门在今玉潭中路兰家巷处,“拱极”犹言拱北。“北”指北辰,亦指北极星,旧时以为天之最尊最显者。《论语·为政》有云:“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北门而名“拱极”取义于此。

汽车站广场的生意人。

宁乡县城南门桥东头,一条路贯穿沙河与南门桥头,湘乡匠人在这里越集越多,渐渐形成一条小街,故名“湘乡街”。 本版照片均为邓兴摄

一色青砖“风火墙”保平安

玉潭古镇除四街各设城门一座外,还在香山寺上坳处另设一座。各街城门上都有住房一间,为更夫生活起居之所。各街更夫每晚10点以前持竹梆、提铜锣都到大西门口天芝药号门前集合,待正10点时,便分途敲响第一更,共敲五轮,即五更天明。梆声分别为每更“梆梆”两响在前,按更数一槌锣声在后,五更即敲五响。一更过后,各街城门即行落锁,有人如要进出城门,须经更夫盘问原因方才开门。设立城门旨在两个作用,一是夜间报时,二是防御偷盗。然而,报时有效,防御难为,因为不经城门尚可从其它巷道入城。

县城的街道虽然狭窄,最宽不过四米,但一律花岗石铺面。全城尚无一座二层以上楼房,且全是砖木结构。店铺的建筑风格,全城几乎是一色的青砖“风火墙”,各家商号的招牌整齐划一地置于墙头,户与户之间都由高于屋面的“风火墙”相间隔,一家失火,不致殃及邻居,算是旧时的一项消防安全措施。

保甲制已成记忆中烟云

1935年(民国二十四年),玉潭古镇废都团制,兴保甲制。当年,城厢镇按原四门地段划分为十个保:东为一、二保;南为三、四保;西为五、六、七保;北为八、九、十保。

十个保分别管辖的地域则是:一保,从东门口经梅花桥左向至五眼塘;右向经杜家桥至杨家亭、侧石桥,其中包括左面仓岭上,右面火宫巷一边。二保,从东门口右边临街铺面至火宫巷口,其中包括火宫巷一边、童家巷、周家坪至青年路、新桥湾。三保,从大西门至南门桥桥头,其中包括日新巷至印台山,沿河岸上至福音堂,下至忠义祠,南门城门口转入南司湾。四保,南门桥对岸上至幽冥亭,中至湘乡街尾,下至谢家麻园。五保,从大西门口至鸭婆巷口,包括风波亭、杉木桥、龙潭湾。六保,从鸭婆巷口至石家祠、堆子塘,其中从蒋家祠右转香山古道至香山寺上坡城门处。七保,从关王桥、小桥至洗脚塘,其中包括汽车站东西两向一截。八保,从紫金山至北门城门口(兰家巷),其中包括马家巷、棕树园、麻园坡、庵子冲。九保,从北门城门口,一边临街面经城隍庙至小西门口,其中包括小西门,城隍庙巷子转入白羊坡、铁螺塘,另一面从北门城门口至东门口止,其中包括从射圃巷经土地桥至学堂坡(又名学冲里、庵子冲),其地域最宽。十保,从小西门口至大西门口,其中包括四井巷、马号坪(老体育场)。

三街房屋曾被日寇焚烧殆尽

1944年,日寇入侵宁乡,施行“三光”(杀光、抢光、烧光)暴行,凶残地将玉潭古镇南、北、西街的房屋焚烧殆尽。日寇投降,河山光复,重建家园时,将街道拓宽,除鸭婆巷保留原貌外,连同未被烧毁的老街,一律改成崭新一致的牌楼式新铺面,使得市容改观,焕然一新。特别有同发祥丝线铺、雅宜鞋店等商家,别出心裁地在牌楼上装饰戏剧故事的浮雕式图像,如同发祥的“擂鼓三通斩蔡阳”,栩栩如生,在当时堪称时尚之作。

宁乡老县城虽然历史悠久,但原有地盘不大,一个早餐简直可以走遍全城,不及现今玉潭新城的十分之一,很少留下昔日旧城的痕迹。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全镇人口尚不足一万,是一座地窄人稀的小山城,远不可与今日天翻地覆的新城相比拟。

撰文/整理 本报记者 李先强(特别鸣谢《陈伯熙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