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宁乡之行 - 沩水视窗 - _宁乡网
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
当前位置:宁乡网首页 > 文化 > 沩水视窗 > 正文

大美宁乡之行


来源: 今日宁乡  |  2017-02-09 11:03:53   作者:阮甫堂
 

说起来真是有缘,也很有幸,值此年到耄耋高龄面临人生岁暮之际,我还有机会两度光临宁乡,享颐养之福,歌为霞满天。虽然当时没有留下什么文字记录,但事情已经深入脑海,印在心中,至今尚能作一番追述。

2016年首次去宁乡,是在5月20日那天。省委组织一批老领导、老同志和部办工作人员,被长沙市和宁乡县当作外地游客看待,从机场乘车抵达市区,又从火车南站接送到宁乡一些颇具观光价值的场所。

我们所乘大巴,出学士收费站便上了长韶娄高速公路,首站停在宁乡灰汤。灰汤以高温复合温泉闻名全国,因其“气腾如灰雾,泉沸如汤滚”而得名,人称“养生宝地,度假天堂”。它距韶山和花明楼都只30公里左右,距长沙火车南站也不过84公里,交通方便。十年前我曾有幸到过灰汤,在湘电温泉山庄住了三天,泡过那里的温泉澡,游过那里的温泉泳池,还参加过那里的多种健身活动,总的感觉是“好极了!”想不到时过十年,灰汤又已大为变样,不仅增添了一批新的高档温泉度假酒店,还开辟了好几处供人游乐养生的景观公园和登临高地。当我们漫步于山水园林、亭台楼阁和画廊行桥之间,陶冶在柳暗花明相映成趣和各种奇观美景之中,无不心旷神怡,别有一番滋味。仅仅时隔十年,灰汤就变得让我分辨不清,正如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在《后赤壁赋》中写的:“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

告别灰汤,大巴沿着宁灰公路北行,向坝塘方向驶去。这条公路虽然比不上高速公路,却让人仍有行驶在高速公路的感觉。道路宽阔平坦,绿树排列如阵,周边的田畴、房舍,显得井然有序,一派生机盎然。车抵达坝塘镇保安村,大家步行参观。这个村子显然已经脱贫,正在绿化美化之中。村民按照建设美丽乡村的要求,把道路修得整洁平坦,把房舍打造得宽敞明亮,房前屋后处处可见奇花异草,树木成林。有一株参天大树,冠盖如云,特别引人注目。所到之处,老百姓家中大都各有千秋。有的门前贴着很文雅的对联,有的家中出现讲究场面的陈设。可惜天空下着小雨,我们无法细看多问,但就这么撑着雨伞转上一圈,也足以饱了眼福,增强奔小康的信心。

离开坝塘镇保安村,下站便是回龙铺镇的丰收村。这个村子之所以取名丰收,大概和丰收湾的地名有关。宋代著名词作家辛弃疾有首西江月词,上半阙是这样写的:“明月别枝惊鹊,春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这首词的题目是《夜行黄沙道中》,写的是江南农村的丰收景象。他不写人们的说法,而是通过鸟鹊、夏蝉和青蛙的大合唱来表现丰收景象,突出生态之美,足以引人入胜。大概丰收湾的农民也和宁乡其他地方一样,颇会创造新奇。果然,前面车上的同伴正在陆续下车,他们不顾风吹雨淋,纷纷奔向一块平地欣赏各种各样用稻草编织而成的动物形象,摆开姿势让人拍照或自拍,以便留下纪念和回去后与家人共享喜悦。

可能由于丰收湾的影响,宁乡其他地方也在仿效。报载,双凫铺镇栗溪村一对新婚夫妇,就在离家100米的晒谷坪上,用60捆稻草和一堆堆五颜六色的树叶与花朵,编织出一幅绚丽多彩的婚礼场所,办了场别开生面的热闹婚礼。

告别丰收湾,已经快到下午四点。既没有如我所愿就近去煤炭坝一看,也没有直奔县城,而是几经转道,把我们带到夏铎铺的香山水库。汽车在水库边的大坝上停下,工作人员让我们都下去观光。我因为事先对这座水库不了解,也缺乏揽胜的思想准备,到了水库边上,面对一汪碧水和满目青山,这才大吃一惊:莫不是此时此刻,汽车把我们带到杭州西湖来了,才出现如此美妙的人间天堂!跟着,脑子里随即涌现出苏东坡咏西湖的名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一时间,但见同行的几十人,都不顾风吹雨打,纷纷拿出智能手机拍照。我也取出随身挂着的相机,把雨雾朦胧中的碧水青山全部收入镜头。这里虽然不是西湖,却和西湖有着同样的美丽。

宁乡的黄材水库,1963年我曾去过,资兴的东江湖我也去过多次,更有名的浙江千岛湖和黑龙江镜泊湖,我都曾乘船浏览。那些水域都很美,都让我留恋不已,但却没有一处让我像面对香山湖那样惊讶,那样激动,那样掀起胸中波涛,久久难以平静。

后来读到一首咏《香山湖》的新诗,诗中把香山湖比作“一泓天坛,一泓神酿。五十年的发酵,五十年的珍藏。只要一点点,就能让人心醉”。诗中还把香山湖外围的国家森林公园比作一个巨大的酒缸。“酿万丈豪情,圆千年美梦,蜿蜒山径,浩浩林海,澈肌的清,透骨的蓝,一齐醉倒在仙人的怀里,装点成楚沩大地最为壮丽的风景。”

可以说,作者和我,我和作者,在面对香山湖的胜境时,都擦亮了心灵的火花,产生了共同的感受,都被这一直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湖光山色所陶醉,而且是深深地陶醉。

观赏过香山湖,走完了香山道,告别了香山灯,我们便来到香山小镇,下车步行。这时,一座匠心独具、别树一帜的“宁乡门”进入了我的视野,让我注目深思,让我留恋不舍。这是一座横跨319国道的外观古色古香、内涵无限深意的宁乡城门,一座让人遐想、引人入胜的新奇之门。

在接着参观完香山小镇附近的石仑关后,我们便带着一脸微笑和一身轻松踏上了归途,在车如流水灯如虹的斑斓夜色中回到长沙。

2016年的第二次宁乡之行,是在盛夏七月,比第一次大概晚两个月光景。那次,参加的只限于本单位留在长沙的离退休同志,总共二十余人。对我来说,也算是前一次意犹未尽的补充。我们坐的是一辆出租大巴,沿着长益高速直达宁乡县城。汽车在大街上行驶,经过我曾熟悉的宁乡一中,以及一些高楼大厦和知名商店,又转到宁灰公路,一直往南而行,在大成桥的湘都生态农业园停下,一排特别漂亮的五彩画舫便呈现在我们眼前。大成桥曾是我到过多次的地方,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和葛振三老师经常散步到这里。一路上,我们“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徘徊于山水田畴之间,常常忘却路途的远近和时间的长短,甚至兴之所至,乐而忘返。想不到时隔多年,葛老师早已不在,而我却仍有机会旧地重游。其实,说旧地重游已不够确切,眼前的大成桥永盛村,对我来说已完全陌生。一排排白墙红瓦的新式建筑,前有灌木林立和柳丝飘扬,后有大片乔木的绿色簇拥,亭台雅座之下,清溪缓流,很适合人们坐卧观赏,或品茗交谈;也适合钓客们找个荫凉处或亭台旁抛竿垂钓,静待鱼儿上钩。如果游客有兴趣到处散步观光,也可以踏上浮桥或移步网道,到荷花丛中去采摘莲蓬。我带去一支钓竿,很想到溪边试试身手。那天水波不兴,夏日炎炎,我这个容易出汗的人,不久便汗湿一身,只好脱下衣衫,赤膊上阵,以致成为老友们的谈笑话柄。不久,我便带着汗流过后的一身清爽,带着辛苦得来的有限钓获,送到厨房,准备享受湘都的美味佳肴。

宁乡是全省第一的肉食生产大县,尤以盛产花猪闻名全国,肉质肥而不腻,瘦而不坚,肥瘦结合,老少皆宜。湘都又是一家享誉南北的湘菜名府,厨师们精心制作的系列相菜,如花猪盐菜扣肉、黄焖宁乡花猪、白椒干豆角烧肉、蒜香排骨和虫草灼鸡等菜品,都深受顾客喜爱。我虽注意控制饮食,却也喜爱人间珍馐,有此良机,岂肯轻易放过。一顿中餐,既满足了舌尖上的味觉需求,也填饱了肠胃的生活必要,然后满意走出餐桌,在电风扇下享受清凉。

带回一条约莫四斤左右的草鱼,味道特别鲜嫩,让我家好好地美食了两餐。我们经常吃鱼,可味感都不及这次,何故?看来,这和湘都生态农业的水草资源丰盛,不用商品饲料喂鱼有关,要不,怎能称之为生态乐园!看来,像湘都这样发展精品农业的路子走对了。宁乡县在生态二字上大做农村致富文章,也是得其所哉。

一年当中两次去宁乡,两次都和煤炭坝擦肩而过,对我这个曾经在那里工作、生活过八个年头的人来说,心里不能不感到遗憾。

煤炭坝曾是一个以盛产优质煤炭闻名于世的地方,也曾为国家和社会贡献过6000万吨煤。它过去因煤而兴,现在却因煤而困。怎么办,村民担心,县里操心。为了寻找生机,终于找出了一条建设创意煤城的出路。据我两次宁乡之行所知,所谓创意煤城,就是要充分利用原有的工业遗存,另辟创新途径,把煤炭坝建成一个以“全省门业集中区”和“中国中部门都”为目标的现代门业园区,一个以原来的竹山塘工区为基地的煤城遗址公园,一批以原有工、农、商贸和文化设施为基础的休闲旅游观光产业,从蝶变中找到新的希望和新的前景。

据说,一批批以规划设计见长的规划师、建筑师和园艺师,以绘画、书法和雕塑等特长著称的名家,都已纷纷进驻。门业方面经过招商引资已引进了大笔投资并有60多家企业落户。可以预期,在不久的将来,一个我们从不认识的创意煤城,必将出现在人们面前,给人以“换了人间”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