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
当前位置:宁乡网首页 > 新闻 > 社会民生 > 正文

6个养猪户令近千居民“污”不堪言


来源:  |  2018-06-13 11:07:50   作者:

  文/图本报记者龚再蓉 实习记者段华良 李向

  “这水手都洗不得,洗了就痒。”“才挖的塘,水是黑的,放的鱼全死了。”“井水有很大的猪尿水气,用来洗衣都不行。”……昨日,回龙铺镇候旨亭社区11组,得知记者的来意后,众多当地居民纷纷上前反映受污染的情况,强烈要求把污染源关闭。从2013年起,有6个外来养猪户在当地租房养猪。养殖过程中,所产生的粪污未经过任何处理直接排放,致使当地生态环境受到严重污染,给近1000名居民的生产生活带来很大困扰。

  

6个养猪户令近千居民“污”不堪言

 

  ▲十几亩的洪塘成了一个杂草丛生的“大粪池”

  家有三口水井还得买水喝

  候旨亭社区11组居民谢群英家的房屋建于1968年。房子虽旧,但相当舒适方便。离家数十米处,有一片菜地。30多年前,她家在这片菜地里打了第一口水井,有8米多深。后来,在自家后院打了第二口水井。10多年前,又在自家地坪上打了第三口水井。“清甜的水,很好喝。”谢群英介绍,以前,由于都是从黄土中渗出的泉水,三口井中水的水质都特别好。

  然而,从4年多前起,谢群英家井水的质量开始变差。最先出现问题的,是第一口水井。这口井,与最近猪舍的距离只有100多米。猪舍里的粪污,未经过任何处理,直接由附近沟圳排放。“先是有猪尿水气,后来还变了颜色。”接下来,她家的第二口井和第三口井中的水也出现了类似问题。无奈之下,只得买桶装水喝。她还告诉记者,她家的6户邻居,都遇到了相同的困难。由于受附近养猪户直排猪粪尿的影响,每家的井水都被污染,只得买水喝。

  谢群英今年70岁,其丈夫今年74岁。直到如今,两位老人依然保持着勤劳的习惯。今年,自己种了3亩多水稻,儿子与人合伙种植了200多亩水稻。在这些稻田里,经常可看到两位老人劳作的身影。不过,近年来,两位老人不得不改变沿袭数十年的劳作习惯,三伏天也得穿套鞋下田。“田里的水和泥巴都污染了,不能打赤脚下去。”老人说,只要打赤脚下田,脚上腿上就会长红疙瘩,痒得很厉害。

  采访中,正好有一位当地居民在谢群英家门口的田间劳作。见状,老人便带着记者来到田边了解情况。这位当地居民叫付建明,脚穿套鞋在田间除草,泥中长出的稻秧显得十分稀疏,明显不能满足生产需要。“这三丘田都下了三次种谷,还是只长了这几根。”付建明称,这也是附近猪粪尿直排惹的祸。由于田泥受到污染,种谷催芽播下后插不下根,出苗率很低。眼下,她家已买回第四批种谷催芽,很快就会再次播种。在这附近,有两丘田由另外的人家承包,则干脆荒着。

  

6个养猪户令近千居民“污”不堪言

 

  ▲由于水和泥受污染,当地居民热天也穿套鞋下田劳作

  

6个养猪户令近千居民“污”不堪言

 

  ▲曾经清甜的井水有股很浓的猪粪味

  十几亩清水塘变成“大粪池”

  走在候旨亭社区11组的公路上,远远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臭味。一路前行,记者来到一口被水葫芦等水草覆盖着的水塘边。这口水塘叫洪塘,偶有水草稀落处,露出黑色的污渍,俨然一个大粪池。“唉,好端端的呷水塘成了黑水池。”73岁的傅正莲老人满是惋惜地告诉记者。老人介绍,洪塘面积超过15亩,以前水清如镜,年轻小伙喜欢来游泳,妇女来洗衣洗菜,十分方便。

  “你看,你看,养猪户就是这样不经处理, 直排到塘里。”傅正莲老人指着一处正在向塘中直接排放的污水说道。只见黑水浓稠,夹着一块块、一堆堆的猪粪,向空气中散发着一阵阵恶臭味,令人作呕。“猪场必须得关了,要不然无法让人生活了。”在现场,72岁的廖希林老人越说越气愤。他说,原来这块有三口塘,洪塘、斑竹塘和丝塘,灌溉300多亩良田。然而,就在几年时间内,由于附近养猪户将粪污直排,三口塘都受到严重污染,斑竹塘和丝塘更是几乎全被黑淤泥堰塞了,成为杂草丛生的沼泽地。

  廖希林老人带记者来到斑竹塘边,一边将长柄瓢伸入塘沟里,一边说:“表面看这里还有黑水,其实都是黑泥汤了!”果然,老人用瓢舀上来的,全是黑泥汤。老人比划着说,这些黑泥淤积已相当深,清理起来工作量相当大。

  在发展养殖业上,候旨亭社区一度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由于宁乡广东温氏禽畜有限公司落户在此,当地曾有大量居民规模养鸡。后来,由于产业转型,不少鸡舍被闲置。从2013年起,有6户外地养殖户来到候旨亭社区11组,租用当地闲置的鸡舍,稍加改造后养殖生猪。据统计,这6户养猪户所经营的猪舍面积约2000平方米,年出栏肉猪1200头以上。但是,这些猪舍无任何粪污处理设施,养殖过程中所产生的猪粪尿直接排放,给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到目前,这些养猪户所排放的猪粪尿污染已涉及候旨亭社区9组、10组、11组,影响到了近1000名当地居民的生产生活。

  露天电影刚放到一半观众全走了

  候旨亭社区11组紧靠宁横公路,交通便利,离城区近。全组几乎家家楼房院落,菜地水田错落有致,几座小山植被都十分茂密。粗看上去,田园风光令人向往。然而,只要稍作深入体验,这一印象就会大打折扣。特别是在6户猪户附近,随处可见污水横流、猪粪淤积的状况,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臭味。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记者发现,由于这些养猪户将粪污直排造成的严重污染,已影响到当地居民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

  “当时觉得实在太臭,都受不了。放到一半,大家全走了。”面对记者,当地居民顾正莲讲起了一个“露天电影刚放到一半观众全走了”的真实故事。那时前年夏天,一次送电影下乡的活动在当地举行。当时,放映地点选在当地居民贺建良家的院子里。由于很久没看过露天电影,听到通知后,大家都有很高的积极性,天还没黑贺家院子里就集聚了不少人。可是,接下来的情况就出乎预料。由于当天晚上天气热,空气中的猪粪尿臭味格外厉害。电影没放多久,便陆续有人离开现场。刚放到一半,观众全走了。

  在当地居民熊尚平家中采访时,年届古稀的主人热情烧水泡茶。“您家喝的是井水吧?”面对记者的提问,老人连连摆手,“哪里还敢喝井水,井里抽上来的水洗衣服都担心,怕搞得身上痒。喝的水全部是外面买的,一个月买水都要花一百多块钱。”水受污染,还殃及池鱼。不久前,其家门口挖了一个鱼池,准备养鱼。谁知,鱼苗放下去后,没多久就全死了。如今,一池水已变成黑色。老人还告诉记者,自己以前有散步的习惯,喜欢在茶余饭后围着组上打个圈。“每趟走到洪塘、丝塘那一块,总有一股很重的臭味,哪还有心情散步。”近几年,面对越来越严重的污染,老人不得不改变这个健身的好习惯。但是,只要天气热,刮点北风,明显的臭味也会被吹到老人家里来。

  对于粪污直排给当地居民生产生活的严重影响,候旨亭社区11组的6户养猪户也有了一定认识。据回龙铺镇相关负责人介绍,自5月下旬起,采取上门发放整治通知书、反复做思想工作等措施,6户养猪户快速启动了相关准备工作。至昨日,已卖掉生猪130多头,剩余的存栏猪将在本月全部卖完,为这些猪舍的关闭与拆除创造重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