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居 一代伟人在这里诞生 - 沩江副刊 - _宁乡网
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
当前位置:宁乡网首页 > 文化 > 沩江副刊 > 正文

故居 一代伟人在这里诞生


来源: 今日宁乡  |  2018-10-19 10:56:25   作者:刘淑兰

  编者按:刘少奇同志生于湖南宁乡,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理论家,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元勋,是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刘少奇同志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了一生,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各个历史时期都作出了重大贡献,为党和人民建立了丰功伟绩,受到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衷心爱戴。为深切缅怀刘少奇同志,即日起,《今日宁乡》将开辟“红色故事——纪念刘少奇同志诞辰120周年”专栏。

刘少奇同志故居。钟菲萍 摄

一栋茅屋,干净整洁,古色古香,掩映在绿树丛中。浓绿的树叶间,流动着一层暗香。微风吹来,树叶轻轻摆动,沙沙作响,仿佛恋人在呢喃细语。有鸟在枝间鸣唱,她们轻快地在枝间跳来跳去,呼朋引伴,清脆地落在耳际,鸟声清幽,珠圆玉润,悦耳动听。门前一塘好水,清澈见底,水波不兴,如宁静的淑女,又温柔如太阳底下铺开的油画。鸟是天空中的明信片,天空瓦蓝瓦蓝,白云朵朵流动。天光云影,倒浸池塘,虚无飘渺,若有若无……这栋房子,就静静地立在那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这栋房子,地处宁乡市花明楼镇境内,是原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同志的故居。1898年11月24日,随着一声嘹亮的啼哭,刘少奇同志在这里呱呱坠地,并在此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

刘少奇同志故居是一座典型的江南农村民居,为对称形的土木结构、两进两横四合大院,坐东朝西,前临绿水,池塘碧波荡漾;背靠青山,周围树木参天,占地面积1300多平方米,风景独好,四季如春。1959年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故居朝门上悬挂的“刘少奇同志故居”门匾是1982年冬由邓小平同志题写的。

走进刘少奇同志故居,正堂屋门楣上方还有一块“刘少奇同志旧居”的门匾,这块门匾的背后隐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它原是1959年故居第一次对外开放时悬挂在朝门上的。1966年,国家主席刘少奇蒙受不白之冤和无情打击,故居很快被封闭,门匾也被造反派摘了下来,作为“打倒资产阶级司令部”的造反成果堆放在花明楼公社食堂的角落里,准备作为做饭炒菜的柴火烧掉。花明楼公社食堂的炊事员周思九怀着对刘少奇的深厚感情,偷偷地把这块门匾从杂物中拣了出来,拿到厨房翻过来作为切菜的案板使用,经过五任炊事员的巧妙保护得以保存完好。1980年2月,刘少奇平反昭雪恢复名誉以后,故居重新对外开放,乡亲们又欢欢喜喜地敲锣打鼓、吹着唢呐将这块门匾悬挂在故居的门楣上。

刘少奇同志故居曾经住着两户人家。当年刘少奇的祖父分家的时候,以堂屋正中为界,左右各一半,南边分给了刘少奇的父亲刘寿生,北边分给了刘少奇的伯父刘丙林;正堂屋两家共用,供奉了刘家列祖列宗的牌位。因刘少奇的伯父不善持家,逐渐走向衰落,于1930年将属于他的那一半房产变卖给了一户夏姓人家。刘少奇的父亲刘寿生勤劳节俭、持家有道,人丁兴旺。家也不断扩大,共有房屋21间半,其中青瓦房16间半,茅草房5间。刘少奇共有兄弟姐妹六人,三个哥哥,两个姐姐,刘少奇最小,按堂兄弟排行第九,俗称“九满”。兄弟姐妹六人,都出生在这栋四合院里。

从右边进入正房,就是刘少奇的二哥刘云庭的卧室。刘云庭生于1887年10月,作为湖南新军参加过辛亥革命,担任过班长、排长、连副等职,见多识广、思想进步、胸襟宽广,曾送一本《辛亥革命始末记》给刘少奇阅读以灌输革命思想。刘云庭还亲自带着儿子刘允明、侄子刘允斌赴延安参加革命工作。青少年时代的刘少奇因为受到二哥进步思想的启蒙,逐步确立了革命的人生观。

接下来是刘少奇的卧室,他在这里度过了难忘的童年和少年时代。1961年回乡调查时,他坚决拒绝了省委和县委为他安排的条件较好的招待所,在这间简陋的土砖房子里住了六天六晚。他说:“我是回乡搞农村调查的,住在招待所的高楼大厦里与人民群众疏远了,住在自己家里,乡亲们来去自由,非常方便。”简单的木床、陈旧的书桌、平常的靠椅、古朴的煤油灯,就是当年国家主席临时办公室的全部用品。

靠东南角的房子是刘少奇同志的大哥刘墨卿的卧室。刘墨卿生于1885年,忠厚老实,按照长兄当父的规律,是父亲去世后家庭的主要支撑者。大哥于1943年因肺痨去世,终年58岁。

刘少奇同志父母卧室墙壁上镶嵌的一幅满面慈容的老人画像是刘少奇的母亲鲁氏。她是一位善良贤慧、精明能干的家庭主妇。刘少奇同志的父亲刘寿生生于1810年,是一位忠厚、能干而且善于持家理财的人,是乡下人眼中有文化的农民,他非常重视子女的文化教育,千方百计给子孙创造读书机会。父亲46岁因病辞世后,靠母亲鲁氏承担起抚养六个子女的重担。刘少奇同志非常尊敬他的母亲,作为一位救世济民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努力尽儿子之孝。在白色恐怖的1925年,刘少奇同志从上海回到长沙,专门把母亲接到城里治病,并替她置办一桌酒席,补做60大寿,还专门请了画师为母亲画了这张标准像。

横堂屋是农家的客厅,与东西两个天井相连,显得特别宽敞明亮。1961年4月间,刘少奇同志轻车简从回家乡作调查,为了听到家乡的人民的真话,主动把家乡的“泥脚杆子”请到自己家里来作客。国家主席和乡亲们在这里座谈、聊天、拉家常,并诚恳地对大家说:“我将近40年没有回家了,现在回来了,看到乡亲们生活很苦,我感到对不起大家,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在基层干部座谈会上,他语重心长地说:“现在,人民受了这么多苦,要为他们分忧啊,不然,要我们共产党人干什么?”

与横堂屋相连的西边是刘少奇同志的三哥刘作衡的卧室。刘作衡生于1892年6月,能写会算,在种田人中是个文化人,在安源煤矿当过矿工,新中国成立以后在湖南省政府参事室做过文书工作。“文革”中受到批判,多次接受造反派揪斗游街挂黑牌,1971年逝世,享年79岁。

刘少奇同志书房的窗外是一个鸟语花香的园子,少年时代的刘少奇经常在这看书学习,由于他酷爱读书,博闻强记,被当地誉为“刘九书柜”。1917年,刘少奇同志考入了湖南陆军讲武堂,决心投笔从戎,救国救民。读书学习之余,少年刘少奇同志便在窗外的院子里练棒习武、强身健体。书房的东头是杂屋,西头是农具房。刘家有60余亩耕地,耕种农具十分齐备。今天农业的现代化,让这些古老的农具渐渐变成了文物。猪舍的隔壁还有牛栏屋,对于自然经济时期的农民家庭来说,“养牛为犁田,养猪为过年,养鸡养鸭换油盐。”

故居还有碓屋、厨房、烤火屋等,经历一个多世纪的风雨沧桑,这栋普通的农舍也和刘少奇一起见证了坎坷的岁月,保持了永恒的本色。

我们作为刘少奇同志的家乡人,应该一如这故居一样,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认真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为建设更加富饶美丽幸福的现代化宁乡而努力奋斗。

花明楼景区一角。(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