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光彝的“无问西东” - 沩江副刊 - _宁乡网
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
当前位置:宁乡网首页 > 文化 > 沩江副刊 > 正文

周光彝的“无问西东”


来源: 今日宁乡  |  2018-10-09 10:01:38   作者:孙意谋

周光彝

照片上的这个年轻人干净、帅气,笑容如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温暖而朝气蓬勃。精致的发型、笔挺的西服,时尚而简约,丝毫不逊于当下的流行风格。很难想象这是一张九十多年前的照片。

这个人叫周光彝,他离开这个世界八十一年了。

他是一名飞行员,他壮烈牺牲在与日本侵略者作战的空中战场上。看过影片《无问西东》的观众,一定会被飞行战士沈光耀为国捐躯的悲壮故事所感动。而周光彝与他有着诸多相同之处。

与沈光耀一样,周光彝出身名门。沩水自西向东流经双江口镇时,在其左岸有一支山间涧水由泉湖黄花港至萧家桥出沱市河汇入沩江,涧水西边是周姓家族的世居之地,因此当地周姓称为“涧西周氏”。数百年来涧西周氏人丁兴旺,人才辈出,是当地有名的望族。

宣统三年(1911)2月初4辰时(此据周氏族谱记载。其他资料所载各有不同),周光彝出生于清一都朱良桥乡陈家新屋(今双江口镇朱良桥村)一殷实人家。他的祖父曾经写道:“……当是时,犹有挟其犀利杀人之器以鱼肉我同胞,吞噬我历代相承之土地,吾知国之人必投袂而起,如报私仇,卽断脰绝膑,一瞑而万世不视皆所不惜。种族之强,黄祸、睡狮之识,必有实验于五大洲者,卽以吾谱为嚆矢焉,可也。”由此可见其学识与家国情怀。他的父亲周茮林在当地很有声望,人称“周六王爷”。他思想开明,眼界开阔,他选择用新式教育培养子女,因此周光彝从小就接受了很好的教育。

周光彝先后就读于宁乡玉潭高小和长沙楚怡工业学校,17岁时即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楚怡工业学校机械科。由于勇于任事,他被汉口礼和洋行聘请专事电池设计制造。1927年周光彝返回长沙,时值湖南航空学校成立,他以扎实过硬的本领和机智灵敏的言谈举止通过了考试,编入第2期飞行训练班学习。由于学习刻苦,仅一个月他就能在教官监视下驾机飞行,3个月后即可单独升空驾驶。半年之后,他以名列第二的优异成绩毕业,留校任初级飞行教官,并被保送到南昌航空学校受训。

1932年,周光彝被授少尉军衔。1934年11月,他调入中央航空学校洛阳分校,任中尉飞行教官。1936年春,国民革命军陆军58师曾驻孝感数月,当时的师长为蒋介石的外甥俞济时。于是孝感飞机场被用作军用教练机场,时年26岁的周光彝任孝感机场场长。同年7月,由于第58师北上,周光彝调到武汉空军总站任飞行管理股股长。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周光彝目睹日本侵略者的野蛮行径,十分愤慨。他呈上血书,申请升空歼敌。获得批准之后,担任国民政府空军第9队26中队飞行员。进入前线作战后,周光彝多次驾机驱逐敌机,后驻南昌担任防空警戒。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奋勇抵抗日寇侵略。正是在这一段时期,周光彝满怀杀敌壮志,渴望与敌人决一死战。他曾先后多次与拥有空中优势的日机战斗,并曾飞赴淞沪上空轰炸日军前沿阵地及日本海军舰艇。由于技术精熟,任务均圆满完成。

1937年底,南京陷落前夕,9大队机群奉命后撤驻守南昌,周光彝所在的飞行部队除担负南昌上空的警戒外,还负责一批苏制飞机座舱的改造。1937年12月9日,南昌空中战火再次燃起。日军轰炸机9架忽然轰鸣而来,并在6架驱逐机掩护下,侵入南昌上空。周光彝与战友接到命令,立即驾机起飞迎战。

关于这场空战,周毅(涧西周氏族人)先生提供了一份珍贵的资料,这是当年的老飞行员口述的作战过程:

王汉勋率领混合各处的飞行员,包括刚调到二十六队、原本是汉口航站飞机修理股股长周光彝,和八队队员关中杰。只有陈盛馨是原本二十六队飞Shrike攻击机时代的老队员。他们面对的是日本海航十三航空队大尉率领的八架九六舰战(和他们掩护的15架九六中攻)。

王汉勋首先发现前上方有四架单翼敌机,他即时占位攻击三号僚机,其余的则拉高正面攻击日机。这时另有四架日机从上方冲下来加入战斗。王汉勋被两架九六舰战机缠住,混战五分钟后俯冲脱离,座机左右翼都被击伤。陈盛馨跟着也安全降落。不过,其余三名参战的飞行员都殉国了。关中杰2606号机被击落,跳伞后被扫射击中,重伤殉国。周光彝在2604号机上中弹殉国……

周光彝族牺牲时,年仅28岁。人们在南昌东郊20余里的麻丘镇山峦中,找到了飞机残骸和周光彝烈士的遗骨。1937年12月25日,国民政府空军总部护送周光彝烈士的灵柩回湘,为周光彝烈土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随即,周光彝烈士遗骸被安葬于宁乡县双江口镇杨柳村小字冲。他的遗像上题有:“御六气之变,扬三湘之灵:落旄头于寥廓兮,遗遽羽化而鸿冥”和“魂兮归来,重振大汉之天声”的题词,概述了这位抗日英雄大义凛然的革命气节。199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周光彝为革命烈士,对这位为民族抗战而壮烈捐躯的英雄予以嘉奖。

2018年6月26日,我们前往双江口镇长兴村谒周光彝烈士墓。烈士墓位于宁朱公路大河西物流园对面的山丘上。一条公路笔直从宁朱公路通往烈士墓地。公路两旁绿树成荫,树荫中立着两块石碑,其一为《周光彝烈士生平事迹碑记》。

两块石碑之间是通往烈士墓地的三十多级台阶。登上台阶,就看到了烈士墓的全貌。在烈士墓的右侧,树立着“长沙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铭牌,2014年3月,长沙市人民政府已经公布周光彝墓为文物保护单位。

前几年周氏族人怀着对先烈的敬仰,对烈士墓进行了修整。市文物局保存了墓地修整时的照片:

据说周光彝在南昌空战之前,部队允许飞行员驾机回家与家人告别。周光彝驾机回到朱良桥乡,在家乡上空超低空飞行数圈。当他看到自己父母站在家门口时,从飞机上抛下一块手帕,给父母作为留念。而他写给家人的一封书信,至今读来仍让人壮怀激烈,心绪难平:“此次批准上前线杀敌,乃军人特有之天职,担负着民族存亡之重任。我当英勇拼杀,但敌强我弱,一起飞,即有殉难之可能。一旦阵亡,望弟妹善慰双亲,节哀顺变,应为有英勇杀敌的儿子、兄长而感到自豪。”

周光彝烈士遗留下来的物品十分稀少。当时烈士尚未婚配,所幸有一位女友,周光彝曾将自己珍爱的一件瓷质像章,送给女友作为留念。这位女友一直珍藏着烈士像章,1988年,她将珍藏了一生的烈士像章辗转交给了烈士家人。如今我们看到的烈士照片,即是这位女士珍藏了一生的烈士像章。

从1937年到2018年,八十一年的时光过去了。那些屈辱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今日的尊严与荣耀,都是千千万万像周光彝、沈光耀一样的先烈用生命、用鲜血换来的。“如果提前了解了你所要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会有勇气前来?”在电影《无问西东》里,导演借张震之口,道出了电影的创作主题。我不知道周光彝烈士生前是不是想过这样的问题。生于国难当头的艰难时世,他只是听从自己的内心,用生命作出了回答。

我们在墓前肃立,向烈士庄严鞠躬。头顶的蓝天上,一架飞机从容飞过,似乎在向周光彝烈士作最崇高的致敬……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