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经纪 - 沩江副刊 - _宁乡网
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
当前位置:宁乡网首页 > 文化 > 沩江副刊 > 正文

猪经纪


来源: 今日宁乡  |  2018-10-08 09:56:50   作者:杨新春

  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民间有歌谣唱道:“一耕二读三打铁,四五航船磨豆腐,六木七竹八雕花,九纺十织织布郎,十一裁缝做衣裳,十二是个修锅匠……”每个行当都感觉声情并茂,让人心生欢喜。小时候,我会很专注地看走村入户的工匠们生炉火补锅、劈竹编篓、磨剪子戗菜刀、表演杂耍……他们伴随着我长大,带着从不厌倦的神情,却忽而消逝在岁月的红尘中了。现代社会手艺人的慢慢失缺,意味着手艺喧嚣的时代离我们渐行渐远。

  父亲是手艺人。不过,他的手艺,似乎在三十六行之外。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父亲不善农活,生产队就让父亲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竿,挑着一副行当,赶着队里的数百只鸭子,从楚江放养到沩江,从沩江放到湘江,当了个养鸭人,好多年不见他回过家。常听我哥说,他有时看到有人挑着几筐鸭蛋放在队里的保管室,村人说那是父亲差人送回的,一箩筐鸭蛋换了几十个工分。父亲一年送鸭蛋大约二到三次,换到的工分不及母亲的三分之一。我不知道父亲在外面怎样放鸭的。只记得有一年,父亲一个人回来了。长竿不见,鸭也不见了。那一年,我家挣的工分最少,自然分到家中的粮食也最少,一家人在饥饿中挨过了这一年。

  父亲在外头放鸭的几年里,跟娄底、涟源贩买流沙河花猪的人混熟了,于是,父亲又干起了一个新的职业——猪经纪。这一干,就是40多年。所谓猪经纪,就是在上方人与本地人之间充当买卖小花猪交易的中间人。宁乡猪名声在外,吸引了娄底、安化、涟源等地的人前来购买。流沙河人常将娄底、涟源一带的人称作“上方人”。那个时候流沙河的每个村落,差不多家家户户都喂有一头母猪。一头母猪有时候一窝能产十多头小猪,一窝小猪喂养两三个月就可以卖出去了。于是有了从事小猪流通的营生,也就有了猪经纪。

  当父亲带回上方人在家招待一番后,就带着客人出现在有猪崽卖的人家的地坪里,大声喊叫:“买猪崽的来哩,嗯哪嘎的猪崽卖不卖?”主人闻声出来,一边热情地递烟水泡茶,一边悄悄地向父亲打听当下猪崽价行情。其实,父亲早在来路上就和上方人谈好了的,此刻单独进到屋内,跟主人去洽谈。上方人则放下竹篾织的猪篓子,将扁担横在地上,坐在上面用叽里咕噜的外乡话聊天,不时地驱赶着坪里的小猪,各自盘算着自己要买的对象。如果谈得拢价钱,父亲就笑呵呵出来了,叫上方人们进屋谈。吃完饭,就开猪栏捉猪崽,称重,数钱。一笔买卖做成,父亲从双方抽出一定的中介费,来获取他的劳动的报酬,以此养家糊口。抽取中介费也有行规,一般主家抽交易总额的3%,上方人那里抽2%。有的猪经纪从主家抽到了5%,从上方人抽3%。父亲为人厚道,坚持按行规抽,对家庭困难的上方人,有时抽取不到1%,多少意思一下就行。

  看猪苗、谈价、验秤杆、称重量是小猪交易重要环节,也是猪经纪职责和权力。“买猪仔,看娘种。”同一窝小猪,长相与生长速度不一样,上方人不懂,只有靠猪经纪了。父亲盯着一窝小猪看几眼,用竹竿赶小猪围绕猪舍跑一圈,就叫上方人买哪几只,准错不了。往往在这时,主家就在已商定好的价钱上再加价。一窝猪仔,长相好的易被人挑中,不好的主人在以后更难卖出,主人临时加价也合情合理。有的上方人愿意加价,若谈不拢,只能往下一家。

  “善气迎人,亲如弟兄;恶气迎人,害于戈兵。”父亲常说,不管做人做事,都应该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要昧着良心去挣黑钱。父亲也因此赢得了上方人的信任,也得到了方圆数公里喂猪人家的尊重。娄底、涟源、安化、新化等地买小花猪者慕名来到我家,并与其中很多人成了非常友好的朋友。有时,即使不为买猪,也常来我家走动,或是邀我父亲去他们家住上几天。年少时的我,跟随父亲到过涟源的湄江,第一次吃到了野兔肉和野猪肉,喝到了当地人自酿的美酒,那种美味至今让我回味无穷。

  2000年后,与我父亲一样,经常往来的上方人年龄大了,猪担子挑不动了,上门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年轻一代以摩托车送猪上门,一天可往返一次,比我父辈们快捷多了。上方人乐意接受送上门的生意。一时,年轻一代把猪经纪活儿做得风生水起。后来,为谋利,有些人将大白猪仔染黑充当土花猪卖,或是把病猪仔售卖,在上方人那里造成了不好的影响。父亲听闻非常生气,不善说粗话的父亲骂了人。他们一辈人苦心经营的商道让这些人给毁了。

  如今,流沙河土花猪以另一种方式浴火重生,声名又在外了。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