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城岁月 - 沩江副刊 - _宁乡网
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
当前位置:宁乡网首页 > 文化 > 沩江副刊 > 正文

煤城岁月


来源: 今日宁乡  |  2018-07-05 10:01:05   作者:苏未坤

□苏未坤

春花秋月随云改,十年巨变乡村美。黑水灰山昨日事,碧水蓝天我的家。

曾记否,矿井中抽出的黑色河水,流淌在煤炭坝的土地上;曾记否,水泥厂烟窗飘扬的飞尘,撒落在煤炭坝的农林果蔬上。这些都停留在我们儿时的记忆中,伴随着我们的童年、青年,带给我们欢乐,留给我们遗憾……

在童年时期,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捉螃蟹。我是此中翘楚。捉蟹有手法,且有兵法。第一法,诱敌出洞,扯岸边茅草一根,轻轻放入洞中,挑逗,待其双钳夹住,再用力缓缓拉动,致其出洞后,另一手迅速从其身后一举而擒。第二法,断其后路,折硬枝一根,察洞型为斜坡式,土质较软,估量躲藏深度,插入螃蟹身后,断其后路,自可一举成功。第三法,直入虎穴,擒得虎子。这是蛮法,直接手入洞中,有时手深入时足够到肩膀位置,这类洞中的螃蟹多半都很大,所以受伤在所难免,鲜血淋漓的场景时有发生。第四法,涸泽而渔。借助锄头等蛮力挖掘,(这种洞一般都是陈年老洞,煤炭渗透很深,土质坚硬且很深),此非勇者所为,受朋友非议,吾不屑为之。

蟹捉来,好吃,但难于吃到干净的,大蟹身上有着陈年的煤渍,极难去除干净,当时我们是手抠之,刀刮之,牙刷刷之,各种方法齐上,也没吃上一次干净的。要是在现在,恐怕没人会吃,即使吃,吃之前也会想法多种。

大点的时候,煤炭坝镇的经济发展迅速,我也要做事了,读书的闲暇时间必须帮家里做些事,每到收茶籽时我也比较喜爱,因为在茶树上窜高伏低,随枝摇摆实在太有趣了。背着背篓,徒手爬上四五米高的树干。茶树韧性又好,不怕树枝断裂,所以即使高高的树梢上我也敢一试,这时候我父母是与平时截然不同的,不会骂人。可惜,好景不长,随着水泥厂的开办,茶籽没几年就收不成了,树上全是厚厚的水泥灰,花没了,籽也没了,就连家里种的菜也要好好清洗才能吃。

2008年,煤矿停了,随后,水泥厂也停了,砖厂也停了。黑水没了,雨打风吹过,树上的灰尘也洗去了。当初,有人说煤矿停了,煤炭坝就死了,但是直到今天,我还是没见着这样的情形出现。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另外的一番景象,诸君可随我来一看。

繁花拥簇亮月湖,碧波拱起彩虹桥。亮月湖现在是煤城人最喜爱的地方之一。亮月湖在玉煤大道之畔,水清见底,明亮如镜,周围青山围绕,是健身的理想所在,从清晨起便可看到散步的、练瑜伽的、跑步的……一直要持续到深夜,清晨又周而复始。由于水质好,湖中还有很多小鱼,对于我来说,又是一个宝地。闲来垂钓,不在乎鱼的多少,只要半碗就好,择净,用盐腌制10分钟左右,在油锅中炸透,加辣椒、姜片、香葱即成一道美食。现在的亮月湖已经很美了,但我相信待杨柳飘飘时会更美。

白房蓝瓦树中现,清渠油路花中来。社会主义新农村示范点——贺家湾村,是煤城发展的有力佐证,家家户户白房蓝瓦,窗明几净。干净整洁的平整油子路,坪里停放着的小车,处处显露出村民的富有和勤劳。村中没有游手好闲的身影,在外的只有劳作的人,不时传来的笑声洋溢着幸福的喜悦。村中见不到杂乱的污物,只有水泥硬化的小路、整齐的菜畦、干净的路面和草坪。

窥一斑可见全貌,如今煤城水清了,山绿了,经济也活跃了,煤城正以一种崭新的姿态迸发出自己的活力。这也是我所期盼的碧水蓝天——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