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家大山 - 沩江副刊 - _宁乡网
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
当前位置:宁乡网首页 > 文化 > 沩江副刊 > 正文

洪家大山


来源: 今日宁乡  |  2018-06-28 09:31:08   作者:廖中科

位于宁乡最西部的洪家大山那边属娄底地界,有很多譬如叫戴里冲、前世冲、乌云山等的煤矿,到我家有三四十里地远。很早时我家乡那一块若需烧煤,便到那边去挑。只要有十二三岁了便要上阵,一担小煤箩,对付几十斤也是一份劳动。

我便正赶着了年岁。记得似乎半夜就出发了,跟着大队人马睡眼惺忪黑灯瞎火爬到山顶才看到天光。曾听得稍大的后生哥子说路途远,很累的,也听说洪家大山上七里、下八里最难爬,尤其下脚路,脚打晃。我未试过,且自恃能挑得起百十斤重的担子,于是少年意气,不相信,想此番一试身手,是故兴奋,不过也有一丝怕,便也紧张。到达后,我起了几分心思,一再放低份量只要了七十斤,轻轻快快上了路。不过轻松只在初时的三五里地,往后便感觉累了。好不容易挨到洪家大山脚下,看到那高耸入云的山峰及陡峭的崖边石级路便吓得放下担子瘫在地上走不动了。后来大人放下自己的担子来接,还倒出一些放到自己的筐里。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行进。但本来已经累醉了的身子骨再去对付那雄伟险峻的大山,各种难处真的是可想而知而又无法形容。如此挑一段,休息一阵,大人回来盘一程,一再分去一些份量,一路汗水泪水鼻涕水好不容易才走完那要命的路程。

那次路过洪家大山,根本就没心思留意沿途的景色,只记得山高路陡,树深林密,如此而已。后来,慢慢勿需人力去弄煤回来了,我便没再去爬过了。于是,在后来的日子里,更向往起来。近日,接到老同学的电话说一起去爬洪家大山,心里立时分外兴奋。一干人来到大山脚下准备进山时,家住山脚的老同学说每人准备一根树棍作手杖便要轻松许多。路边的山民正好听得,热情地招呼我们到他家的柴垛上扯,于是人手一根称手的拄杖出发了。

年少挑煤时路过大山,对风景无甚印象,但山高路陡仍记忆犹新。还是那样的九曲小道消失在密林深处,有险峻处便是从崖边走过,好在崖下也是林子,密密的树干挡住了凶险便少了几分怕人。不过现时也有一丝改变,那就是马路修上山去很远了,有人家处即有马路,且硬化了,好走许多。

沿途要经过几处山涧,不过枯水季节便只有不大的泉水。那是从山岩里沁出、真正的无污染的水。老同学有心,竟带了纸杯,于是都喝了一些,真的入口甘洌,引为惊异。看着那静静流淌的细小山泉,我们的心瞬间变得格外温柔,都追着看下去。它们有时掉在一处石上,激起一片碎银水雾,阳光下,端的好看;有时流到陡处,便汩汩响,恰似在调皮欢快;有时也掉落小潭而弄出响声,不过那响声一点都不讨厌,相反还弄出几分生气。果然,潭边有小块的稻田,稻田里有山羊,懒懒散散地啃着草,不时瞅瞅落潭的泉水,抽空还瞅我们一眼。

沿途还碰到好几拨游客,有男有女,有大有小,很兴奋的样子。听口音应都是近处人,选在年初的几日来登山了,真的是闲情逸志之人。他们听了,立马说你们不也是吗?也是。我们相视一笑。还碰到一拨野炊的,路边架起高压锅正在热气腾腾地煮饭,旁边还放了些荤素食材及食具。我们攀谈上了,开玩笑说要搭伙。他们说好啊。又是相视一笑。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爬到了两个山峰之间的一处山坳。一到达便记得那就是少时挑煤经过的叫背肩坳的所谓山顶,当然后来我知道了那并不是洪家大山的最高处。现时那里叫界碑坳了,顾名思义,它就是宁乡与娄底的交界之地。可能近期有人整理过,有一块挺宽阔的平地。那是一处最适合野炊的地方,四下里真留有许多野炊过的痕迹。不过记得那时似乎没这么宽敞的坪,但路却好走些,也许走的人多过现今吧;那时还有亭,供过路人小歇的,且听说那时真有一块界碑,但现今这些都不见了。

丘陵地带站到高处望远,只看见一众小山包一个挨一个地挤着。刚好那天略有雾汽缭绕,如此便恰似揭开了一笼包子在眼前似的。近处可看到杂居的民屋及玉带似的山村小路往各个方向延伸了去。路上的行人也依稀看得见,慢慢移动,不过好小,小得似脚边的一粒尘埃。此时,我心生了一种感慨,继而又有了一种想敞开胸怀大声呼喊的冲动。不过,最终并未付诸实际。到最高峰还有约一个小时的路程,天色将晚,我们只得带着小小的遗憾下山了,心里想,若有机会再来,一准要爬到最高峰上去。

下山时走的另外一条路,途中经过许多山民居处,碰到了许多老农,住了身子攀谈,说了有关洪家大山的得名及大山在宁乡市內的名气、大山那边的情况和气候、二战期间大山上曾掉下一架美军飞虎队战机等一些事,但得知甚少,便不再问,径直下山了。

几十年之后再去,自然了了欲亲近它一番的夙愿,不过,洪家大山其名字的由来及洪家大山的雨为什么晒得谷这些一直以来的疑问却还是没弄明白。

作者简介:廖中科,笔名山羽。宁乡市青山桥镇人,市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