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梧桐飞鸟声 - 沩江副刊 - _宁乡网
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
当前位置:宁乡网首页 > 文化 > 沩江副刊 > 正文

又闻梧桐飞鸟声


来源:  |  2018-06-15 09:44:40   作者:

  张旭明

  这是一条岁月悠久的国道——319,从有记忆开始,它就自西向东连通着银城和省城。路面像京剧脸谱,不断变幻,由泥土、砂石、沥青、混凝土演变成现在的柏油。过去,它环绕着宁静的县城;现在,它穿越城市的中心。岁月在变,马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没有变,默默而又坚贞的陪伴着它。一年又一年,梧桐叶翠了、绿了、黄了、枯了、落了,伴着风霜雨雪,走过秋冬春夏……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我们读着朱自清先生的美文,匆匆长大,转眼告别了学子生涯。从此,319国道连通着我的家和工作单位,连通着我的呼吸,见证了我的喜怒哀乐。每天经过这条路,透过两旁的梧

  桐树,寻找城市的天空。城里的高楼,就像雨后的竹笋,争相挺拔;商铺的橱窗,就像灵动的眼睛,到处撩人。耳际,是轰隆隆的机器声,昼夜不停的嘶吼。尘土在飞扬、大地在摇晃,小河翻涌出五颜六色的泪水……

  常常想念故乡的泉水,在炎炎夏日,冰凉里带着甘甜;在数九寒冬,温婉里冒着热气。常常想念故乡的山,超然脱俗,没有工厂和矿山的干扰,没有灯红酒绿的梦。常常想念故乡的小路,隐藏在山丘之中,听凭映山红和狗尾草,装点着她的四季。走出家乡多年,家乡已经隐姓埋名。双肩承载着家乡的希望,我却无法习惯都市的繁华和高楼大厦的压抑。好想家乡的山水,好想家乡的鸟鸣,而319国道边的梧桐树,已经诠释了我的日出与黄昏,家乡虽然近在咫尺,仿佛远在天涯。

  寂寞的梧桐树,好久没有注视你忧郁的双眼。多少花开花谢阴晴圆缺,你已找不到当初的少年。曾经,你用一袭碧绿的长裙,为鸟拉起了卧室的窗帘;曾经,你让微风透过裙摆的缝隙,呵护着小鸟飞翔的梦想。你给鸟留下了无尽的缠绵,你给每一个路人带来无穷的回忆。小鸟和树的缘分是否就这样散了?

  不曾想到有一天,还是下班这条路,耳畔突然传来异样的嘈杂声。不是机器的轰鸣声,是梧桐树上的交响曲!熟悉的梧桐树,又成了鸟的天堂;熟悉的鸟,又回到了久别的故乡。树上到处都是鸟声,到处都是鸟影。大的,小的,花的,黑的,躲在片片梧桐叶里兴奋地叫着。这歌声在喧嚣的都市里,空灵,动听;这歌声穿越沉闷的天空,炫耀着烟花般的光芒。

  这鸟,不,这天外飞仙,到底是什么时候重来的?我打开搜索引擎,实在记不清,想不起来。或许,是酒精麻醉了我的听觉;或许,是灰尘模糊了我的双眼;或许,是琐事麻痹了我的神经;或许,是我自己习惯了熟视无睹。

  路还是在脚下,车辆还是拥堵,可我的心情无比轻松。再走319国道,再看梧桐树,心境不再相同,所有的浮躁,都因为这失而复得的交响乐,放飞到了九霄云外。

  (作者系回龙铺镇政府干部)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