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惊醒天下知 - 沩江副刊 - _宁乡网
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
当前位置:宁乡网首页 > 文化 > 沩江副刊 > 正文

一梦惊醒天下知

——宁乡文化产业缘何火爆(之一)


来源: 今日宁乡  |  2018-06-01 10:21:15   作者:

编者按:宁乡是党的一大代表何叔衡、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故乡,也是全国有名的文化遗产市,其辉煌的历史,灿烂的文化和深厚的人文积淀,构成了亮丽的宁乡文化遗产。从5月28日起,《湖南日报》推出系列报道“宁乡文化产业缘何火爆”。本报转载推出。

前言

文化,滋养一座城,滋养一方人。宁乡,千年古邑、湘中名城,其文化植于沃野,传于街巷,底蕴深厚,源远流长。

跟随时代浪潮,全面挖掘保护利用历史文化遗产正当其时。在宁乡,炭河古城、道林古镇、关山古镇、美丽中国·长沙文化产业示范园、灰汤温泉等一大批文化产业项目,将丰富的楚沩文化激发出新的活力,成为宁乡发展的重要助推力量。

即日起,我们将推出系列报道,从文化挖掘、产业延伸、产业联动、产业价值、文化惠民、文化事业6个方面,探究“宁乡文化产业缘何火爆”。

毛泽东曾经来到云山书院,与“宁乡四髯”其三姜梦周、谢觉哉、王凌波彻夜长谈。图为云山书院所在地。杨铁军 摄

李曼斯 黄媛媛

宁乡,治邑于三国,建县于北宋。藏衡岳之宏秀,焕湖湘之灵光。

数千年的时空更迭,为这座古邑的一生创造了无数文化记忆。街头巷尾的柴米油盐,酝酿了平淡醇厚的民俗文化;朝堂战场的兵戈剑影,碰撞出浩瀚波澜的历史文化;青灯古卷的梵声禅意,汇聚成意蕴深远的宗教文化;灵山碧水的花鸟虫鱼,滋生出千姿百态的自然文化……

数千年的风云变幻,也曾一度卷起莽莽烟尘,将颗颗文化明珠掩埋在历史的滚滚车轮之下。

明珠虽蒙尘一时,但终有人知其珍贵。

近年来,宁乡市委、市政府,特别是市委宣传系统和文化部门,秉着尊重传统文化、敬畏本土文化的初心,精心挖掘、打造、整理、呵护传统文化,以特色城镇群为载体,构建十个枢点相连的全域文化景区骨架。与此同时,重振麻山锣鼓、宁乡花鼓戏等宁乡特色文艺品牌项目。一个个文化载体充满了丰盈的宁乡元素,一个个文化项目发散出强烈的文化魅力。

直至今日,宁乡的文化之光已灿若星河,俯拾皆是。

从地下到地上

不朽的光辉,即便被掩埋,也终会破土而出。

青铜器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古老而神秘的青铜器或掩埋于山坡,或沉没在河底。今人的偶尔发现,开启了探寻青铜方国踪迹的序幕。

自1938年开始,一件件青铜器从宁乡沩水上游的炭河里被发掘。中国考古学家论断:炭河里,埋藏着一个已经消逝的久远、神秘、足以让世界为之震惊的中华古代文明——“炭河里文明”。

3000年前,大禾方国在此处崛起兴盛。

已有的线索为我们描绘出一个模糊的轮廓:在这沩水之源,先民们搭起遮风挡雨的茅棚,在肥沃的土地上耕耘、狩猎、渔牧。陶器、玉器、青铜器,是他们最早的工业制品。富庶的土地和屏障似的山峦,使他们远离外族入侵。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间,天人化生,万物滋长。

随着地底谜团重见天日,炭河里逐渐名声大噪。国内外专家学者纷纷慕名而来,希冀通过触摸这把钥匙,破译中国南方青铜器之谜。

前人旧梦,后人续之。“人面方鼎”,气度非凡;炭河古城,连绵不绝。建博物馆收藏器具、垒黄土筑起宫墙。3000年前的西周皇宫,正迎来重生。

青羊湖边,南宋张浚、张栻父子长眠于此。两冢墓葬用花岗石砌成,以三合土封顶,右为“宋元辅封魏国公德远之墓”,埋的是张浚;左为“宋大儒张南轩先生之墓”,埋的便是张栻。

父子二人,一人抗金卫国、一生忠勇,一人发展理学、传道济民,皆为人所敬仰。明世宗在嘉靖三年下诏建“南轩书院”,御书匾额,命其墓地为“官山”。

要抵达南轩书院,须登上“官步桥”步行通过。桥头立有清穆宗诏令之碑:“大小文武官员,至此止步下车”。当年繁盛景象,由此可见一斑。

遗憾的是,南轩书院原址在“文革”期间惨遭破坏,仅仅只遗存了基础及石雕刻、麻石不足80平方米。直至2017年,宁乡重修南轩书院,今人才有幸再睹其风采。如今的南轩文化园,层峦叠嶂,天地旷远。再开湖湘理学之门径,等待着当代黎首文人,满怀虔诚扣步而来。

旌旗飘动,鼓点渐紧。三国乱世也曾在此刻下印记。

“剑戟刀枪放光明,甲叶辔铃声震耳。”长沙城外20公里,关公持刀率麾下500卒兵扎营。烽烟腾起,翻得风起云涌。

攻占长沙后,大军随之迁移,留下大量箭楼、营寨未拆除。当地村民依此而居,繁衍生息,关山村便由此而来。

焚尽的烟尘埋藏了上千年,直至金洲大道修建之初,掘出大量古剑、戈、刀等三国时期的兵器。伏地已久的传说得以印证,终于从街头野史中直起了身子。

节度使裴休筹款协建密印寺、状元郎易祓抛却朝堂建起“识山楼”、“宁乡四髯”蓄须舍身为革命……一段段前世传奇从地下、文简中被掘出,在今生续写出新的故事。

从元素到业态

前赴后继的探寻间,沧海遗珠终被唤醒。这些青山绿水间的名胜古迹、街谈巷议里的名人典故、故纸书香中的名篇佳作,寻常巷陌内的民俗风情,正是我们血脉里的基因、精神上的寄托、前行中的力量。

肩负着这份历史使命和责任,宁乡人民在挖掘与传承的路上渐行渐远。随着全域旅游序幕的开启,千年来的历史文化遗产更是得以焕发出新的活力。

在距离宁乡市区10公里的香山冲,关于仙人的故事在这里流传。

据传早年这里有四十八座寺庙,终日神香燃烧,香气弥漫于山冲,故谓之“香山冲”。现存寺庙中以石头筑成的仙女庙尤为古老。又传仙女曾偏爱此处山林,常在此晨沐。因而山冲飘浮着说不出道不明的暗香,经年不散。

连仙人都不愿离去的地方,有何妙处?踏入香山冲,许有夏蝉藏身于万亩竹海。风起浪涌时,蝉鸣不绝,竹香隐约。香山湖畔水清如镜,甘洌清醇。稽茄山高踞冲尾,登山远眺,豪情冲天。

自然风光已令人流连忘返,传说故事更是读之唇齿留香。如今,稽茄山下开发了龙凤峡漂流,香山湖畔开辟了龙凤国际房车露营基地。人们穿越竹海,夜宿林间木屋,品味香山的意蕴。

如果说香山冲的传奇,将此处促成了游人心中的旅游目的地。令不会说话的山水有了更多的价值。那么青年毛泽东的游学史,则赋予宁乡众多文化景点以灵魂,使其串联成了璀璨夺目的珠链。

1917年,青年毛泽东邀萧子升外出游学。两人分文不带,倚仗着一身意气和满腹才华,从长沙出发,以宁乡夏铎铺石仑关为起点,向西依次经今天的云山书院、何叔衡故居等地,最终到达密印寺后结束了在宁乡的游学之旅。

宁乡人循着这条路径,回顾毛泽东年少时的求学生涯,探访他寻求救国救民真理之路的伟大历程,形成了青年毛泽东游学线路。

石仑关,位于宁乡夏铎铺镇天马新村。因有两山高耸入云,好似两只昂首的马头,意欲腾空而去,故名天马山,素有“天马翔空”之称。在整条毛泽东求学线路游中,作为起点和门户的石仑关显然意义非凡。

如今的石仑关,从装修风格到门面招牌,从人物设计到着装服饰,整个活动场景高度还原1917年室内和街头布景。游客一进入,仿佛时空穿越般真真实实进入了1917年那个极具特色的年代。

在此之后,毛泽东来到了云山书院,与“宁乡四髯”其三姜梦周、谢觉哉、王凌波彻夜长谈新文化运动与中国革命,影响了姜、谢等人,点燃了云山书院的星星之火。

步入古色古香的书院,只见庄重典雅的校门上端有谢觉哉1957年春天来这里考察时题写的“云山完小”的校名,题字清秀隽永。而再向内踱步,耳畔犹闻书声琅琅。据悉书院至今仍有不少学生慕名前来求学。

顺着毛泽东游学的步伐继续前行,相继来到何叔衡、谢觉哉两大故居。

“毛泽东曾三次来到何叔衡家,与其促膝长谈。”故居工作人员如此介绍,1917年,毛泽东偕萧子升到宁乡游学时,特意来到杓子冲看望何叔衡,与何在沙田乡的惠同廊桥促膝谈心,并在何家留宿三晚,故居中毛泽东与萧子升留宿的房间至今保存完好。

此后,青年毛泽东慕名拜访密印寺,与主持深谈三天两晚,深感“救国救民在于找到大本大源,而大本大源在于工农大众”。

游人依次相游,伟人音容历历在目。回首顾盼,当不由得感叹宁乡文化之丰厚。

此外,少奇故居花明楼游客更是日日络绎不绝。今年恰逢刘少奇同志诞辰120周年,宁乡市委市政府作为少奇故乡,精心筹备相关活动,与全国人民一起庆祝刘少奇诞辰。这既是情感所系,更是责任所在。

根深源正的楚沩文化,不难梳理出文化脉络——

以沩仰宗祖庭密印寺为代表,分布着芙蓉山普济寺、回龙山白云寺等古刹名寺;以灵峰、南轩、玉潭、云山等四大书院为代表,宁乡曾汇集朱熹、张栻等一大批理学名家来此设坛讲学,造就了“宁乡人会读书”的传统;从三国蜀相蒋琬、宋代状元易祓,到朱剑凡、周光召、李泽厚等学界翘楚,宁乡从不乏大师硕儒;以刘少奇、何叔衡、谢觉哉等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代表,宁乡孕育出一大批仁人志士,名垂新中国青史;以麻山锣鼓、宁乡花鼓戏、灰汤杂技为代表,宁乡的民俗文化丰富多彩又极具乡土气息和地方特色……

如今,这些脉络正以宁乡文化产业的兴盛为契机,朝八方扩散绽放,将宁乡推向中心舞台。

说不完,道不尽楚沩文化之精髓,且待梦醒有缘人亲自前往,一一探寻。

今人在炭河里重建古城、新修博物馆,延续当年中国南方青铜文明中心的辉煌。杨铁军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