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月异青山桥 - 沩江副刊 - _宁乡网
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
当前位置:宁乡网首页 > 文化 > 沩江副刊 > 正文

日新月异青山桥


来源: 今日宁乡  |  2018-05-29 09:48:27   作者:廖中科

日新月异青山桥

青山桥老桥。杨铁军 摄

  沿河堤往上走。擦黑时分,尚有天光。故尚能看清远远近近的小山安静地卧着,一袭黛色。身边的河是楚江的发源段。初夏多雨季节里难得接连晴了几日,故河里一改秋冬季节的干涸而有了较大的流水,且清,安安静静地流,水下的绿藻拉长了身子,优柔地摆动着。河对面一大块稻田,刚插下去不久的禾苗稀疏青绿一直延伸到了去安化方向的马路边,又越过马路到达山脚边,徜来一股轻风,禾苗便晃着浅而细的枝叶,似微波,且还弄出些细细的响声听了叫人踏实。山脚边的房子散落,有几家亮了灯火,不过在刚擦黑时并不起眼,亮了灭了或又加亮了几盏引不起注意。

  不一会,我们来到一条小溪边。“这是什么,舅舅快来看!”十五六岁的外甥蹲在溪边喊。我过去也蹲下身子仔细一看,稍微惊了一下:浅而清的溪水里有小虾米一弹一弹倒着身子移动,一副调皮捣蛋的样子甚是可爱。这可好多年没看到过了,难怪小外甥不识得,以为奇怪。原以为农药化肥已把它们赶尽杀绝了,却不料现而今又出现了。听老人们说米虾子要特干净的泉水环境才能成活。看来环境已大大改善。如此想着,心里便一阵高兴。

  四野里空气分外的清新,微风把一阵泥土的清香送来,深呼吸一下,端的沁入心脾,于是觉得应再深吸一次,还不够,接连来几次,顿时感觉神清气爽许多。慢慢我们走出了老远,来到山脚边已没有路了才转身。

  回家后我意犹未尽,于是一个人又往新公路娄底方向踱步,到中途被一阵节奏感极强的音乐声引到了镇政府大楼对面的社区公园。原来公园里正有许多灯光下看上去很年轻的女人在跳广场舞,穿各色衣服展露着凹凸有致的身材排了整齐的队伍,踩着节拍齐刷刷地伸手踢腿、弯腰转身,甚是好看。有一个小男孩也跟着跳,看了顾不上跳,跳了顾不上看,手忙脚乱的窘态萌得人直想笑。还有各式健身设施都有老老少少的人在使用着,许多长凳上也坐满了人,悠闲地看着别人的专心致志。

  后来我又沿着老街来到了镇中心一带。平整黑溜的柏油路面各种白色标识线煞是醒目,让你误以为又到了城里。路两边立了街灯,细白的杆子杵着分一高一矮内外两照,齐刷刷亮着往两头延伸了去,直至拐个弯才看不见了。街两边的各式铺面统一做了整齐划一的招牌,外墙粉刷一新,清一色黑的空调压缩机护箱整整齐齐让你联想到工匠的巧手艺。

  这样慢慢走,慢慢看,我不知不觉来到了青山桥老桥上。

  青山石拱桥,一条建于一九一四年的双拱石桥。青山桥镇就因此桥而得名。该桥长52米,宽5.3米,高8米,拱长10.4米,拱宽拱高都为5.2米,用青一色花岗岩石拼砌而成,形状美观,气势雄伟。桥身有蜈蚣飞鸟等石雕,栩栩如生。该桥据说是由一位叫伍三元的石匠掌本建造,纯人力,耗时一年。在科技落后的年代,纯人力,修那么结实美观的桥致远近闻名,当真不可想象。

  青山石拱桥是一条福桥,建成至今的百数年间,也有几个不慎跌落桥下的,但都没伤到半点皮毛。从上十米高的地方跌到乱石中间都能安然无恙自然成了传奇。据说此桥建成庆典之时, 突然一位八十多岁的白须老者走到桥中央开口赞曰:“八十公公来过桥,千年古计万年牢。纵然有人掉桥下,无伤无碍不用愁。”那些落桥者大略是应了这可能是神仙的老人赞曰吧。当然,这也就为该桥披了一层更神秘且荣耀的色彩而受到人们的敬仰了。

  该桥建成初期,因只有人畜和农车通过,故未曾受过一丝一毫伤害,但自从省道311和209相继修好通车后,石桥作为交叉段,数十年来,且在国家经济发展的最重要阶段,自是承受了许多的重负,也为需倚重此桥通行运物的人们立下了汗马功劳。现而今它受到了一些轻微的伤害。相关部门于是拿出相应的措施保护——另修两座新桥过重车。老桥只用于过轻便车或行人。

  过了桥来到镇中心新街,热闹的夜宵摊,色彩斑斓的灯光,高于老街的新楼,只感到无比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