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三年前抓日俘的记忆 - 沩江副刊 - _宁乡网
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
当前位置:宁乡网首页 > 文化 > 沩江副刊 > 正文

七十三年前抓日俘的记忆


来源: 今日宁乡  |  2018-05-28 08:47:38   作者: 文/图 魏枫

文正春手指的方向,就是当年日俘逃跑的起点。

□ 文/图 本报记者 魏枫

讲述者:文正春,1939年生,青山桥镇田坪村人。

生俘日军是何际元四纵队的优势,所抓日俘陆续送到田坪里特务队集中关押在长塘湾,那里有大地主陈保珍的一排空着的仓库,可作临时监房。特务队指挥部的粮食是九战区兵站分拨下来,全是稻谷,在离指挥部五、六里的腊树塘设有一个碾米厂,用土车子磨谷打米,劳力全部来自日俘。

记得在1945年的6月22日,指挥部派12名日俘运送稻谷去碾米,由何振球、谢迪佳、彭沅浜等四个队员押运。因他们年轻,警惕性不高,走到偏僻的石板桥附近,四个日俘紧紧抱住四个押送的队员,其余的日俘一齐上来夺枪,往芙蓉山上逃去。恰好经过我家屋后的棉花地。

当时我爷在屋子里,我在田边看水,突然看到一路人从家屋后的棉花地过来,他们穿着黄色的军装,神色异常。眼看着要经过我家那丘田的田埂了,我感到害怕,就躲在旁边的茅草里。等他们过去,爬上了山后,就溜出来,发现上丘的水田边陷着一只麻草鞋。那路人也钻进了芙蓉山。

回到家后,我就跟阿婆讲,“刚才碰到一路人,不晓得是什么人。”阿婆吃惊地说,“莫不是兵痞子?有可能是日本鬼子。”我那时候年纪小,也不晓得什么,也就没往心里去。在堂屋里玩耍的时候,一下子来了一队人马,带头的喊:“老板在家吗?”我阿婆连忙起身,说,“你们这些老爷,做什么?”“要找你们老板。”我就连忙把爷从床上喊出来。对方枪杆子一摆,厉声问,“看见过日本人冇?”爷说,“那对不起,我在屋里睏,冇看见。”我就说,刚才看见一路人,往哪里哪里去了。带头的说,“小鬼,同我们去。”

在路上,带头的问我爷姓什么,爷说姓文。他说,“你认得王树堂吗?”爷说,“认得,是我亲家。”“我是王树堂的房亲,王林生嘞。”这么一讲,王林生就冇要我爷带路了,要他回家搞中饭。

走到一个山腰,看见一个老倌子在那里种红薯,就问他,有没有看见一路人经过。他说看见了,往哪里哪里去了。就这样,队伍赶到了芙蓉山下的牛角拓,在那里抓到了一个掉队的日本鬼子。只见他一只脚穿着麻草鞋,另一只脚光着。原来,那只陷在水田里的麻草鞋就是他的。

抓到那个俘虏后,返回家,已是下午四点钟的样子(到我家找人的时候,是中午11点左右)。当时,爷在家里煮了一大锅绿豆粥。在这过程中,王林生他们也及时把情况报告了指挥部。何际元当即下令大部队把整个芙蓉山包围起来,就连梅溪、草子那一线也在包围之列。那天夜里,全部人员围着山,冇睏,搞了一夜。到第二天早上,就开始搜山。但是问一点线索不到,因为老百姓一看见部队就跑的跑,躲的躲,都怕。就要一个个地做工作,说,“是中国的部队,跑了日本人。”“看见了的都要讲。”“大家都要帮着去抓。”动员他们在提供线索的同时,一起搜山。随着大批老百姓的参与,搜山的队伍、声势也越来越大。在搜到芙蓉山上的天花庵时,那里的和尚不晓得是日本人,做好事,收留了四个日俘。通过与他们解释,就把日本人交出来了。

通过审讯,得知剩下的7个日本俘虏应该还躲在山里。他们人生地不熟,一下子是逃不走的。通过再次发动老百姓围山,搜山,包围圈一点点地缩小。狡猾的日本俘虏,利用夜色窜到老百姓家,取下凉在竹篙上的衣服,替换掉身上的军服,全部分散,妄图蒙混过关。但是他们开不得口,开口就露出马脚了。到当天中午12点,在梅溪的坳头将最后一个日本俘虏抓获。

特务队的王林生看到我鬼小神通大,追捕有功,把我带到指挥部,去见何际元和夫人李素梅。我清楚地记得李素梅摸着我的脑壳看了又看,叫我小兵。留在指挥部当通讯员,还要我看守日俘。王林生、戴保荣是何际元的同乡同学,很关心我。长枪、短枪、卡宾枪我都摸过。

日军投降后,何际元在田坪里的陈氏祠堂搭起台,召开抗日胜利大会。由戴模宗主持。何际元讲了话,赢得了群众的热烈掌声。自四纵队离开田坪入长沙城后,我和父亲告别特务队回家务农。七十三年过去,国家隆重纪念抗战胜利,回想七十三年前追捕逃跑日俘一事,我历历在目,感到非常欣慰。写了一首“四六句子”,以示怀念:

日本侵华有数年,鬼哭狼嚎实惨寰。

军民团结杀日寇,外援内合得凯旋。

(流沙河镇退休老人李次林为本文提供史料,特此鸣谢。)